回覆杜松行者的第四篇文章

杜松行者台鑑:

目前很忙,沒有時間談論太多,就直入正題吧。我知道你是一個悟道之人,我們也就不必繞彎子。既然你不在乎我們的過火玩笑,那就把改動後的下聯發出來了。與其說改動,莫如說在你出上聯的第二天,我們已經完整對出了下聯,只不過是語言不好聽的玩笑,更主要的目的,是想看一看有沒有其他人觀照到你內含的玄機,或者有更博識的下聯對出來,我們也可藉此學習提高,這才留住原來的下聯直到現在。或許你自己也是用筆所誤,寫下了一個常用語中草藥,而並未意識到中草也是一味藥。因此,直至今日,我們所見到的對出的下聯,基本上都是以二十四味藥終結,這當然反映出是沒有觀照力的。你提出我們沒有觀照力,這正是你的失誤。在上一次對給你的下聯中我們特意加了一句我的施劑另有藥,指的就是你二十四味藥以外的中草藥中草,我懷疑你是否知道自己的上聯有二十五味藥。這一下,你又失掉了兩個棋子:一,為什麽你觀照不出這另有藥是玄機呢?死掉一個子。二,我們說你可能認錯通天方,你卻沒有醒悟,果然認錯,不知通天這一味藥,恰恰是對你中草的藥,又死掉一個子。
再說這兩次的下聯。上一次補給你的下聯是:
莫遲待,三月八日而今我已乘出,識得暗藏機如意通見地,你太糟糕多了點脈,斗膽俗子充尊。下對出禮來聯。我的施劑另有藥,可能認錯通天方,要論我三寶俱全,正好我古具八德,修士兩人,要慈善,只問證量高深!
詳解:
莫遲待——莫再等待耽誤時間,三月八日而今我已乘出——三月乘八日得出二十四這個數,識得暗藏機如意通見地——輕而易舉隨便看清你暗藏的玄機,你太糟糕多了點脈——你這個人實在太糟糕,不是少根筋而是多了點脈,斗膽俗子充尊——你太膽大,一個世俗人竟敢充聖尊。下對出禮來聯——下聯已經禮貌的對出來迎你的上聯。我的施劑另有藥——我的方劑不止這些還另有別的藥,可能認錯通天方,——擔心你有可能認錯通天方,要論我三寶俱全——說到我自己,佛法僧三寶都是完整的,正好我古具八德——而且正好自古就具有八德,修士兩人,要慈善,——翟芒、祿東贊修士兩人,我們並不惡毒,而是心懷大慈悲,要的是行慈善,只問證量高深——我們不求別的,只求得到高深的佛法證量。
這是上次發給你的補聯,而在這之前寫好的開過火玩笑的部分下聯,並不是以此應題,另有玄機。那麼最早對出的後半截下聯是:
莫遲待,二十五尾數給汝加一零,瞧出真姓名標明二百五,你太糟糕漏一味藥,竟然毫不自知。下對出禮來聯。汝用藥味二十五,玄機中草是藥名,要論我三寶俱全,正對我通天一藥,修士二人,要慈善,焉能俗子奚小?
詳解:
莫遲待——莫再等待耽誤時間,二十五尾數給汝加一零——我要在二十五這個數後面加個零給你,瞧出真姓名標明二百五——這正是你的真正姓名,是標明的二百五。為什麼呢?你太糟糕漏一味藥,竟然毫不自知——因為你太糟糕,漏一味藥竟然毫不知曉。你用的藥不是二十四味,而是二十五味,所以你才用二十四史來代表二十四味藥,說明你自己並不清楚你的上聯其實有二十五味藥,這不是二百五(傻瓜)是什麼呢?下對出禮來聯——下聯已經禮貌對出來迎你的上聯,汝用藥味二十五——明白告訴你的用藥是二十五味,玄機中草是藥名——玄機在於中草兩個字,因為中草是藥名。你上聯中的二十一味是藥師佛土治病中草藥,其中的中草是一個藥名,我對你三個七字乃度母壇城解脫通天方,三個七加起來正好合你的二十一,又沒有直接剽用你的數字二十一,而度母壇城正好是二十一度母,藥師佛土是指藥師佛曼陀羅(佛土),度母壇城正好是佛土壇城,妙用在於用語別異,但卻恰在壇城對壇城;你治病用的是中草藥,我這裡對你解脫用的是通天方,解脫者自然能通達天庭,即為通天之意,你中草藥的中草,常人多數不知是一味藥名,往往誤會成醫學常用語言中草藥,而我的通天方之通天也是一味藥名,以通天中草,兩味都是藥,義理、對仗都合理工整。要論我三寶俱全——要說我自己,那是佛法僧三寶俱全,正對我通天一藥——而你的玄機中草,我正好用通天一藥揭破。修士二人,要慈善——我們兩位修士(翟芒、祿東贊)並不惡毒,而是心懷大慈悲,要的是行慈善,焉能俗子奚小——怎能被你這普通凡俗之人奚弄小看呢?
松行者,說心裡話,我們敬佩你為眾生著想,敢於直諫,這是末法時期難得的正行。但話又說回來,整天把時間耗費在研詞著句上,並不是直取菩提的捷徑。依教奉行,實實在在做一些利益眾生成就解脫的事,才不枉來這世間一趟,你說呢?這聲明、醫方長聯就此落筆了吧,近來實在繁忙,未盡之言,隨緣面敘。言辭中若有無禮之處,還望海涵。
順頌
吉祥!
翟芒、祿東贊
 
另附完整的杜松行者的上聯和我們對出的下聯:
 
藥性我定不可多少,我要你提筆把藥名圈點。我身為雲母要與檳榔蓮房,結為兩相姻好,故拿出百兩金,來果導狼毒當歸惡實且看這把飛刀劍,使用輕粉色化妝為老少年,要香附不嫁臭菖蒲,謹防無名子夜合雪蓮,小心木通闖禍,使君貪色被鬼珠,今出上聯難為也,你窮詞無對,我要你俯首低頭尊稱雪山靈芝火炭母,二十一味是藥師佛土治病中草藥,假聖人無妙智,如何應聯文,不要臉騙子人,才剽用我數字二十一,則無恥下流,看上文莫錯藥數,量你何以對哉。若能對上中藥數,杜松舉杯自願喝苦酒,余甘拜膝下為徒當門子。不要忙,二十四史從前你未曾讀,看見明擺著可惜不識數,汝好可憐少幾根筋,還敢凡夫稱聖。上聯完請出對。吾之用藥共幾味,是否識得中草藥,不說你五明未具,恰似你今無兩明,凡夫一個,可惡毒,何談神通廣大?
杜松
   
醫方你出豈能高低,汝求我揮毫在數上劃線。你心是蜈蚣休想紅娘將軍,合用幾味毒藥,善偽裝一見喜,去麻仁附片野艾鉤吻,再用那條丟了棒,露出柴胡性晃蕩著馬尿泡,勸栗當莫嫖女貞子,提醒淡豆豉篳茇細莘,以免芡實遭災,紅粉迷途失人參,現展下文輕易之,我文句有聯,你向我合掌跪地叩拜蘇羅馬寶了哥王,三個七字乃度母壇城解脫通天方,真行者擁聖慧,然爾合對章,有臉面道德君,當不屑你自用三乘七,乃巨品上乘,瞧下對精確醫方,讓我加出數也。如解聯下方劑清,佛手撫琴天然出神曲,你自跪地上叫父威靈仙。莫遲待,三月八日而今我已乘出,識得暗藏機如意通見地,你太糟糕多了點脈,斗膽俗子充尊。下對出禮來聯。我的施劑另有藥,可能認錯通天方,要論我三寶俱全,正好我古具八德,修士兩人,要慈善,只問證量高深!
翟芒、祿東贊修士兩人
 
(下面是最早對出,我們玩笑批評杜松說錯藥味數的後半截下聯)
 
   莫遲待,二十五尾數給汝加一零,瞧出真姓名標明二百五,你太糟糕漏一味藥,竟然毫不自知。下對出禮來聯。汝用藥味二十五,玄機中草是藥名,要論我三寶俱全,正對我通天一藥,修士二人,要慈善,焉能俗子奚小?
 
 
2011/3/4 <dusong35@yahoo.com.tw>
翟芒、祿東贊二位仁波切輕安:
身為佛弟子,以佛陀的教言為準則這是必然的,由於不了解情況錯怪了你們,這步棋被你們吃了一個子,杜松輸了,自感愧疚。
錯,你們說到了刀口上,確實至今沒有一人的下聯對正確了的,這正是我難過的地方。無論出聯者的身份是何等大法王、大法師、格西、堪布、五明佛學院,什麼虹身聖地、號稱大菩薩再來者,在我一聯之下都成了啞巴張口,雖然比手劃腳,卻總是嗚嗚呀呀,哼不成句逗,不但對仗不合,更是東拉西扯,事理混亂,幼稚到了無法言喻的地步,這就是當今佛教所謂的大聖者智慧嗎?這就是佛菩薩的化身結構嗎?
不錯,如果用五明來說話,這未免過高,但這只是兩明之其中部分而已,竟然沒有一個人知道我用了多少味藥,這一點都看不到,確實是凡夫,好可憐。
然你們二位對仗文理還算契聯,但也不要認為弄清楚了藥份,如果你們連我最基本的用藥多少都沒弄明白,那在這醫方、聲明方面不得不說也是智慧未開,這是觀照的功夫啊,你們懂嗎?沒有觀照力,就看不到內含的玄機。空有理論,沒有觀照功夫,你懂嗎?明白嗎?雖然開了頂,但總不能否認這是欠缺吧?所以,只看表面有理論、有傳承,那都是空洞的,有觀照功夫的實力,才是聖量。
你們的對聯對好了,但暗藏的玄機你們沒有觀照到,那能作眾生的依怙嗎?眾生跟你們學下去,就學一個無觀照力嗎?如果是這樣的層次,那跟社會上那些打傳承大牌的空洞理論法王們的差別在哪裡呢?
我必須再次說明,這只是針對你們,而至高無上、唯一擁有完美巔峰五明的第三世多杰羌佛,是我杜松三時之中的佛陀,我盡未來劫五體投地的依怙。
從你們的對聯中得出,詩曰:鴟鴞,鴟鴞,何處而藏身,鵬程之,雲下而活活。正所謂在鴟鴞群舞之中,脊背上多了幾隻鷹毛,還算比那些霸山梟雄大法王者略勝一籌,只可惜講話欠思忖,憑什麽就能斷定我不是佛陀的弟子呢?
要說我給你開示呢還談不上,點綴一下總還可以吧?我來問你,第三世多杰羌佛住在什麼地方?什麼地方沒有佛?我不是佛陀身邊的弟子又是哪一位尊駕的弟子呢?
豈不聞,孫悟空翻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,那是指遍虛空净法界,皆佛陀無所不在,皆佛法無邊無際,佛掌無處不展,我處之地,皆佛陀所處之地,哪有遠近之分?又豈不聞,法身無邊,三界六道無所不有,關鍵在於依佛陀之法而行修,就是行持佛陀之教授。
白告訴你,本杜松雖不才,悟性膚庸,但日禮四拜第三世多杰羌佛、釋迦牟尼佛、十方諸佛,思悟之日從未間斷,爾今可眼見余之筆墨,骨與肉皆自朽矣,不知聽說過無餘依涅槃否?我算得佛陀的弟子嗎?還是佛陀的弟子呢?沒有二兩聖肉,豈能挑戰三錢大法王們,況吾師羌佛帳下翟芒、東讚乎?本師釋迦世尊弘教娑婆,以解三界眾生之苦厄,無非皆是闡揚正法正諦,以利群生,吾今所為一切,亦復如是。如果能利益眾生,做個江湖浪人,當街走巷逞強調魔又何妨呢?
思忖再三,寡學乏鑒,根器低微,故無資格求一個時辰證聖的大法,但我相信,依教奉行,行正道,弘正法,那不是我拜佛陀為師的問題,而自有因果成熟,因緣驅使,羌佛召喚,那時不愁不為大器,時辰之法為吾所得,豈是汝輩獨霸研學沾享耶?翟芒有德君,你看然乎?現在還不到與你見面的時候,即便前赴貴樓也是拜羌佛。
你們的楹聯既然準備好了,就請發出來讓我刮目一下什麽叫藥份之差。我沒有你們說的那麼糟糕吧,幾句過火文字就會讓我添煩惱。既然是文字駁理,過火點又何妨?杜松不是宰相,但至少比聖上的肚子大一點。
 
杜松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usongdusong



   


首页   華藏寺簡介   華藏寺聖寶   佛法聖跡   佛書論著   法會共修   文告發佈   聯絡我們

Copyright © 1994-2013    Email 信箱 hzsmails@gmail.com